新西兰境内提供免费无接触派送 | 全球快递包邮 | 部分商品买三赠一

六月 2019

Home2019六月

糖税”时代或将到来? 早在2013年,糖尿病专家就呼吁全球领袖征收糖税,以联手对抗肥胖与糖尿病问题。 专家估计,2015年后的未来25年全球糖尿病患者人数将达到6亿4200万人,糖尿病方面的医疗支出也将上升至8020亿美元。据2015年统计,全世界每六秒钟就有一人死于糖尿病,比艾滋病、肺结核与疟疾死亡率的总和还高。 据国际糖尿病联合会估计,大多数国家的医疗预算中,约5%到20%是用于糖尿病。根据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的统计,加州每4个成人中就有一个肥胖,而这个肥胖比例到2030年将会上升至50%。而英国小学初期每10个学童有1人肥胖,到小学完结时肥胖比例增至每5个有1个。 自2016年以来,世界卫生组织一直呼吁各国政府对含糖饮料至少征收20%的特别税,因为大量消费糖会增加肥胖症和二型糖尿病的风险。世界各国近年也纷纷尝试推行少糖政策,如征收糖税或为高糖食品包装贴上警告标签。 但糖税总是引发激烈的辩论。支持者认为税收是增加软饮料价格的一种方式,从而抑制消费,鼓励制造商重新配方或创造替代品,并为公共卫生创造收入来源。反对者则表示,目前缺乏确凿的证据证明糖税是有效的。 世界各地如何征收糖税 墨西哥 | 初见成效 含糖饮料销量下跌 墨西哥有近七成人口具有肥胖问题,肥胖人口比例冠居全球,而这不仅是成年人的问题,许多儿童也因肥胖而面临健康问题。数据显示,该国肥胖儿童超过500万,儿童罹患糖尿病的比例达9.2%。 墨西哥政府从2014年起,对每公升汽水征收1墨西哥比索(约0.35元人民币),零食则征税5%。 在实施糖税首年,墨西哥的含糖饮料销量下降了5.5%,隔年则下降了9.7%。 泰国 | 刚刚起步 征收糖税和调整汽水税 去过泰国旅行的人想必都知道,那里的饮料偏甜。泰国民众的人均糖摄取量在世界排名第九,超出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6倍之多,在日常饮用的冰饮或在餐点中都会加糖,导致糖尿病、肥胖、高血压的比率偏高,增加国家医疗支出。 为了抑制人民摄取过量糖,泰国去年开始征收糖税,若每100毫升饮料含有超过6克的糖,就会被征收糖税。 泰国政府也调整了进口汽水税,从批发价格的20%,改成售价的10%再加上糖税。汽水或果汁等饮料的零售价格预计上涨约二成至二成五。 在未来的六年里,糖税也会分阶段提高。 丹麦 | 收效有限 废除糖税和“肥胖税” 丹麦长达约80年用税收向糖开战,是最早开始征收糖税的国家之一,但在2013年7月将糖税减半,隔年更完全废除。 1930年开始,丹麦对每公升汽水征收1.64克朗(约1.72元人民币)的糖税。然而由于非法汽水销售猖獗,丹麦每年损失高达近3亿克朗的收入。此外,丹麦人也会到邻近国家如瑞典、德国购买较便宜的汽水。 2011年,丹麦进一步对食品里的饱和脂肪征收“肥胖税”。若饱和脂肪超过2.3%,政府就会征收16克朗的脂肪税。 但是调查发现,实施脂肪税之后,仅7%的丹麦人减少脂肪摄取量,因此政府在2013年取消了肥胖税。 挪威 | 较早开征 全球肥胖率较低的国家之一 挪威从1920年代开始征收糖税,那时,该政策是以提高财政收入的手段为目的引入税收制度的。政府认为该举措已帮助将肥胖率控制到了相对低的水平,同时这也是为食品公司减少含糖量所做的努力。 但数十年来,挪威人已经习惯支付的糖税于去年大幅上涨,涨幅超过80%。自2018年1月,挪威将针对巧克力、含糖产品、含糖饮料和其他非酒精饮料提高缴税,挪威政府预估此新政策可带来20亿挪威克朗的税收。 挪威将施行的甜品税,颇受各方的批评,包括企业家和劳工都认为这是很大的错误。批评人士认为,政府因为甜品税所得的税收,将造成就业机会减少,并迫使越来越多的挪威人前往瑞典购买相关产品。 匈牙利 | 效果显著 民众偏向较健康选择 匈牙利在2011年开始针对含糖饮料、能量饮料、高盐零食和腌渍水果等商品,征收4%税率。 该国政府在征税后,汽水销量减少了19%。 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匈牙利推出汽水和零食税后,当地民众会选购较便宜和健康的商品,减少摄取或以其他食物取代不健康食品。 英国 | 新进加入 多数品牌的软饮料更改配方 英国政府于2018年4月起对制造商征收糖税,制造商可以自行决定由消费者承担糖税还是自己付税。 针对饮料,若含糖量超过5克/100毫升,每升征税18便士(约1.6元人民币);若超过8克/100毫升,每升征税24便士(约2.1元人民币)。然而,蛋糕、饼干等食品不在征税范围内。 他们希望,糖税能够起到几方面的作用。 第一,制造商降低产品的含糖量。此项政策公布后,大多数品牌的软饮料都为了少缴税而更改了配方。例如碳酸饮料芬达的含糖量降低了1/3,黑加仑汁饮料利宾纳的含糖量降低了一半。但是可口可乐表示不会降低饮料中的含糖量,因为大部分消费者还是喜欢其“经典配方”。百事可乐也没有改变配方。 第二,商品价格可能因此升高,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够阻止消费者购买含糖饮料,从而减少糖的摄入量。 第三,英国政府预计将征得2.4亿英镑(3.4亿美元)的糖税,这笔钱将用于投资校园体育运动和早餐俱乐部。   未来发展 目前,向含糖饮料征税的主体已经增至28个国家和7个美国城市。 随着“糖税”的施行,有评论认为,饮料的“低糖化”“无糖化”就像新能源汽车加速取代燃油车,已经不再是可有可无的营销噱头,也不再只是企业为追求健康的消费者提供的替代选择,而是成为了全球饮料行业不可逆转的大势。谁能在减糖的道路上抢得先机,谁就有望在未来的市场中占有更多的份额。 然而,对于企业来说,减糖并不是生产过程中少放点糖就可以了。糖所带来的甜味是许多饮料得以畅销的基础,如果减糖导致口感变差,消费者很快就会选择其他产品。 也正因如此,各国饮料企业都在加大研发力度,积极寻找在减糖的过程中保持甜度的方法。甜度高而又不含糖的健康甜味剂,有望在未来数年间成为全球饮料企业应对“糖税”的救命稻草。

测量NZFOS +雪莲果浓缩糖浆产品的血糖指数值的研究 使用葡萄糖作为参考食物(GI = 100),GI值小于55的食物目前被认为是低GI食物。 GI值在56-69之间的食物是中等或中等GI食物,GI值为70或更高的食物是高GI食物。 NZFOS + Yacon Concentrate产生的GI值为40,这使产品处于低GI类别。只要配方(成分和加工方法)保持不变,对产品观察到的GI值才有效。对产品所做的任何更改都会影响其GI值,因此任何修改的配方可能需要重新测量其GI值。 使用含有25或50克可消化碳水化合物的食物和饮料的部分来测量GI值,但这些可能与正常环境中人们通常消耗的这些产品的量不相似。只要您知道其GI值,就可以计算含碳水化合物食物的任何大小部分的血糖负荷(GL)值。食物或饮料的GL值通过将食物或饮料部分中的可用碳水化合物的量乘以其GI值然后除以100来计算。 与GI值类似,GL值可用于帮助人们识别哪些类型和数量的食物在食用后将产生相对较低的血糖反应。目前,一致认为GL值为10或更低是GL; GL值为11-19是中等GL值;并且GL值为20或更高是高GL值。本研究中测试的糖浆标准服务的血糖负荷值如下: NZFOS +雪莲果精华(12克份):( 4.1 x 40)/ 100 = 2 必须科学地测试食品的GI值。在这个阶段,目前世界上只有少数研究小组提供合法的测试服务。悉尼大学十多年来一直处于血糖指数研究的最前沿,并已确定超过3500种食物的GI值。 1999年,人类营养部门建立了一个名为“悉尼大学血糖指数研究服务”(SUGiRS)的商业地理标志测试单位,以满足当地和国际食品制造商和制药公司对地理标志研究日益增长的需求。 Fiona Atkinson和Jennie Brand-Miller是2008年由科学杂志“糖尿病护理”出版的“国际血糖指数表”的共同作者。国际表的早期版本(1995年和2002年出版)已被证明是一个重要的参考为糖尿病患者规划治疗性饮食时的卫生专业人员。 Jennie Brand-Miller的书籍,GI因子以及糖尿病,心脏病和减肥相关的口袋书,针对的是非专业人士和健康专业人士,自1996年以来在澳大利亚销售了超过15万份。英国版的GI因子被发布1997年,北美版(葡萄糖革命)于1999年7月发行。本书的每一版均包括列出超过350种不同食品的GI值的表格,其中许多食品在悉尼大学进行了测试。血糖指数已在许多畅销书和杂志文章中讨论过,涉及一系列健康主题,如糖尿病,乳腺癌和体重控制。诸如此类的出版物以及正在进行的促进低GI食品健康性质的研究已经产生了对GI研究的不断增长的需求。 作者:Fiona Atkinson and Jennie Brand-Miller 发布日期:June, 2019 [gallery columns="5" ids="11250,11251,11252"] 查看原报告:Sydney University’s Glycemic Index Research Service. Report #1918